在轻井泽的丘陵地带有很多怀古意境的西式别墅。 在最里面的角落,有树林围绕的英国式建筑的三楼别墅。在这个避暑胜地也算是最古老的别墅。 据说最早期住在这里的是英国的贸易商,之後经过几个人的手,在草地上建造游泳池,或改造一些近代化的设备,但爬满藤子的外墙,和几十年前的外观完全一样。 有敏锐感觉的人看到这一栋别墅时会不由得产生阴沈的感觉。也许是西边有丘陵和高树围绕,即使是在夏天也少有阳光照射的关系吧! 在西式大门前有一块门牌上面写着『魂树庄』,但不知为何当地的人称这个山庄为『夜哭馆』,即便是当地的老人中也很少有人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有这样的称呼。 这一年夏天,雨季还没有过去时,别墅的铁门打开,到晚上也点亮古老的门灯。 『难得有人租用夜哭馆了。』 因为阴沈的外观和老式的设备,最近几年来始终没有避暑的客人租用,不动产公司准备今年拆掉,因此当地的人都很好奇,不知道是什麽人租用这个别墅。 有关详细的情报,经由管理这一带别墅的霜月家的女儿逸子传出来。 因为她被租用别墅的人请去,做一个夏天的管家,住在那里工作。 据她说,那个人是一流的私立大学法学院院长,也就是法学博士神代隆之教授。 他在今年春天辞去院长的职务,也离开教育界。因为去年底发生车祸,经过医 师的努力,几乎奇蹟的保住生命,可是已经失去在社会上工作的能力,据说现在仍 旧半身不遂,脸上有丑陋的伤痕。 『原来如此,那个别墅是相当适合隐居用。』 另外引起人们兴趣的是这个近似废人的学者的妻子,比他小二十多岁。 『据说是续弦,原来做空中小姐,是一个美女。不过也真可怜,坐上大学教授 夫人的宝座不久,就要变成照顾残废的人了。看那种样子,教授一定是性无能了吧?』 当地的老人们这样说着发出淫靡的笑声。 神代教授夫妻的卧室是仿英国贵族的乡村建筑的方式,天花板有很多裸露的房梁。 教授夫人神代安纪子经常产生从梁与梁之间的黑暗处有妖怪般的东西凝视的妄想。 这天晚上在大她二十三岁的坐在摇椅上的的丈夫隆之面前脱去衣服,暴露出几 乎透明的雪白身体时,不由得颤抖。 脱下有蕾丝边装饰的昂贵三角裤,把水蜜桃般的屁股对着丈夫,安纪子穿上法 国制的黑色丝袜。 用黑色袜带吊起丝袜,就形成除此以外没有穿任何东西,比裸体更显得性感。 再穿上发出黑光的高跟鞋,这就是在外国生活很久的丈夫在卧房里向妻子要求的打扮。 『今天我一直查看这个房子,也到地下室看过了,古时候一定是储存葡萄酒的仓库。现在只有古老的家具。不过地板还有一个盖子,下面又是地下室,不知道做那种东西干什麽呢?』 『大概是作战时做防空壕用的,也许是为隐藏昂贵的美术品或财产等。听说这个房子的主人都是富翁…』 发鬓已经半白的神代隆之只要是这样穿着睡袍坐在摇椅上,看起来和壮年时的花花公子教授完全一样。 他的伤势比预期的更快恢复,经过几次整形手术,脸上的伤几乎看不出来了。 身体的麻痹也只剩下右腿,只要用手杖就能自己走路。 决定租这一栋别墅,是因为有游泳池,为恢复身体的肌肉和受伤的神经,游泳是最有效的方法。 只穿黑色高跟鞋的二十八岁贤慧夫人,毫不隐瞒下腹部的黑色三角地带,有如妓女或脱衣舞娘般的用淫荡的姿势在丈夫面前走到房角,在大理石的壁炉前分开双腿,像愚笨的舞娘般扭动自己丰满的屁股。 不久後汗味和刚喷上的香水『夜间飞行』混在一起,成为刺激男人情慾的芳香。 『你来吧。』 让年轻的妻子在面前这样淫猥地扭动十分钟後,隆之用沙哑的声音发出命令。 安纪子急忙来到摇椅前跪下,把丈夫的睡袍前摆拉开。 雪白的手指伸向没有穿内裤的丈夫,柔软的手掌将萎缩的东西包围,开始温柔地爱抚。 当妻子把脸靠在他的大腿根上时,进入初老境界的男人扬起头闭上眼睛,红唇把男人的东西完全含在嘴里,用舌尖巧妙爱抚。 这样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尽管安纪子无比的努力,萎缩的东西还是没有办法恢复车祸以前的模样。 『算了吧,今晚就做到这里为止。』 推开妻子身体的丈夫声音中带着痛苦的绝望。 急忙穿上睡衣的安纪子,用自己的三角裤擦拭丈夫的沾上唾液的下腹部,并用安慰的口吻说: 『不用急,已经恢复到这种程度,一定能治好的。』 『也许吧。可是我已经不年轻了,等到治好时也许已经没有体力了。』 『太悲观的话,该好的也好不了了。』 妻子摇摇头从床柜拿来药瓶,倒几粒在手上交给丈夫。那是安眠药,车祸的後遗症是偏头痛,没有药物的帮助就无法入睡。 『你实在对我很好,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怎就抛弃我了。』 『怎麽可以这样说?我是爱你的。』 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熄灯。从後面的山上吹下来的寒风,使四周的树叶一阵骚动。 『如果你要的话,用皮鞭打我也可以。』 安纪子在黑暗中说: 『我听说那样会使男人兴奋。』 『你肯这样我非常感动,但我没有那种嗜好。而且想到会伤害你的美丽皮肤,我就受不了。』 丈夫在入睡前对妻子说: 『明天找电器行的人来检查游泳池的马达吧。可能是有问题,游泳池的水有一点污浊。』 然後就由有规则的鼾声取代。 安纪子很久无法入睡。手指在自己的密处悄悄蠕动,溢出的东西使大腿根湿润。 不久後从红唇发出哭泣般的声音,均衡的肉体微微痉挛。 夜行类的鸟在窗外发出嘲笑般的叫声。 ──────────────────────────────────────────────────────────────────────────────── 2. 第二天是晴朗的好天气,梅雨後的强烈阳光照射在游泳池上。 下午电器行派人来检查马达。 他打开游泳池边的机器房门,开始检查装设在里面的马达。这个马达是把游泳池的水送到过滤器,水在那里净化後循环回到游泳池。 安纪子拿睡椅放在游泳池边躺下,一面喝冰凉的咖啡一面看电器行的人工作。 这个男人约二十二、三岁,有宽大结实的肩膀,很像以空手道出名的动作派电影演员。 不过比那个演员更粗野,薄薄的嘴唇令人联想到无情的肉食兽。 因为很闷热,男人脱去衬衫,上半身赤裸地背对着这一边,开始分解马达。 在他赤裸的後背上冒出汗珠,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野兽般的体味,越过五公尺宽的游泳池飘到安纪子的身边。 如果是在平时会感到厌恶,可是顺着微风飘过来的这个味道使安纪子感到刺激,好像在身体深处产生火花。 在性无能的丈夫身边长久以来使美丽的妻子对男性的体味变成敏感。 安纪子躺在睡椅上闭上眼睛,深深地吸入男性的味道。 (啊…想要男人,希望男人火热的精液喷射在身体里的深处。) 在脑海里出现白日梦。 那个工人突然攻击正在午睡的安纪子,威胁反抗的她。 撕破身上薄薄的洋装和三角裤,在被迫分开的下体,有火热凶猛的肉棒干进来,产生强烈的感觉… 从自己的妄想中安纪子产生情慾,下意识地在睡椅上扭动身体。 白色洋装的裙子在扭动中撩起,弯曲一条腿时,连膝盖上面的部份也露出来。 有夫之妇突然清醒,发现年轻的工人停下手边的工作悄悄向这边看。从那个角度应该可以看到裙子里的情形。 (这个男人真讨厌。) 安纪子摇摇头赶走妄想,可是羞耻和厌恶感混在一起的感情使她觉得全身火热。 可是那男人像蛇一般的眼神有如控制着她的自由,她没有办法把双脚闭合。 可能是那个男人对她产生异常的感觉,装出不在意的样子,不断地送过来锐利的眼光。 (那个男人也许看到我的大腿根,看到浅蓝色三角裤的蕾丝边…) 在羞耻与厌恶感中又混入奇妙的感情,是从身体深处涌出来的煽动性的感情,觉得男人的视线像无数的针,在大腿根产生刺痛的感觉。 头上啼叫的鸟飞远,突然感受到的视奸的快感,使她又下意识地把脚分开,把睡椅竖起,下午的风使裙子更撩起,在夏天的阳光下露出耀眼的雪白大腿。 年轻的工人已经毫不保留地露出好色的眼光。浅蓝色的三角裤完全暴露在锐利的视线里。 发情的女体从三角裤散发出女人特有的芳香,乳罩下没有被婴儿吸吮过的乳头开始勃起。 (不是被偷看,是我露给他看。想看就看吧。反正你这样的男人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和我这种女人睡觉。) 闭上眼睛时又出现刚才的白日梦。 男人的身体压下来,火热的肉棒推开安纪子的花蕊。 可是在进入幻想中的高潮前,淫猥的白日梦被打断,是女佣逸子送来冰凉的麦茶。 鸟叫声又回来,从视奸造成的甜美陶醉中醒来的安纪子整理一下裙子,也把双腿并拢。年轻的工人也若无其事地默默工作。 (刚才的一切是我的幻想吗?……) 身上仍旧有刚才留下的刺激感。 那个男人的工作在下午结束,把工具放在破旧的货车上走了。 安纪子无意中向逸子打听那个电器工人的事时,这个当地女孩不知为何表情僵硬。 那个男人叫富冈雄治,是当地电器行老板的儿子。据说技术还不错,但性格粗暴,受到人们的排斥。 『不久前还坐过牢。』 年轻的女孩虽然没有说什麽罪,但安纪子能猜得出来。 ──────────────────────────────────────────────────────────────────────────────── 3. 安纪子被富冈雄治强奸是第二天她到街上买东西回来,经过树林的路时发生的。 从背後开来的破货车停在安纪子的身边。 『太太,是去买东西吗?』 脸露出粗野的笑容,眼睛在她的身上徘徊,像蛇一样的眼光。 安纪子向四周看,因为还不到季节,附近的别墅都没有人影。 『今天也很热,太太,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这个据说有前科的男人从破货车下来,手里拿一条电线。 安纪子丢下手里的东西,向最近的一栋别墅跑去,在心里祈祷希望那里能有人。 可是电器工人在安纪子到达那里以前很轻易就抓住她。 『去那里也没有关系,不会有人的。』 就像抓住猎物的野兽一样,富冈雄治把安纪子紧紧抱在怀里。 安纪子没有经过思考的逃跑,反而把这个男人引进到没有人的地方。 『不要这样,知道後果有多麽严重吗?』 把抗拒的安纪子的双手扭转到背後,也不管她大声哭叫,用电线把双手反绑在一起。 『你要干什麽?』 安纪子大叫时脸上挨了一掌。 『太太,不要叫了,看起来你好像缺少男人,昨天还故意露大腿给我看。所以我是来安慰你的。』 双手被綑绑的安纪子被拉到一棵大树边,背靠在树上,又用电线綑绑。 『不要乱动,那样皮肤会留下伤痕,回去以後不好向丈夫解释了吧?』 电线绑住左腿,又被拉起。 安纪子发出惊慌和痛苦的叫声,电线就这样固定在树枝上。 『不要!不要这种样子!』 一条腿高高?起,这种羞耻的姿势使安纪子的脸红到耳根。挣紮时脚上的凉鞋也脱落。 『昨天露给我看的地方,现在让我看清楚吧!』 衣摆被拉起到腰上,出现穿红色三角裤的下体。 『啊…』 男人的手抚摸到三角裤微微隆起的部份,使安纪子产生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厌恶感,和在敏感的部份产生的淫靡刺激感,不由得发出悲叫声扭动身体。 『不愧是教授夫人,真是漂亮的三角裤。』 被迫分开成淫猥姿态的女人身体,从三角裤上粗鲁抚摸花蕊时,立刻分泌出女人的蜜汁,三角裤双重底的部分立刻湿润。 『不…不要…饶了我吧!』 『瞧瞧…看这里已经湿淋淋了。』 从成熟女人肉体散发出浓密的体味更刺激男人。 安纪子被男人有汗臭味的身体抱紧,嘴唇被吸吮。粗大的手拉开领口,从乳罩上抓住乳房用力搓揉。 不久後覆盖在下腹部上的小小布料被男人撕破。 当牛仔裤和内裤一起脱下去的富冈雄治逼近时,安纪子被那巨大的东西吓坏了。 乌黑充血的顶端,可怕地显露出凹凸。 『嘿嘿嘿,这是在牢里闲着无聊加工的,任何女人遇到这个东西都只有高兴地哭的份。』 雄治抱紧安纪子的细腰。 『唔…』 丈夫隆之无法与之相比的有威力的肉棒,深深刺入安纪子的下体里。 身後的树干摇动,大概是有鸟巢,小鸟发出尖锐的叫声飞走。 几分钟後… 安纪子受到大量火热精液的喷射,从喉头挤出鸟叫般的声音,体验到强烈高潮爆炸的滋味。 ──────────────────────────────────────────────────────────────────────────────── 4. 富冈雄治又来到『夜哭馆』是一星期後的事。因为前些天刚修好的马达又坏了。 神代隆之正在游泳池里游泳。从後背到腰的伤痕,说明车祸的严重程度。 他的皮肤很白,因为在山里的游泳池,只能有几个小时的阳光。 安纪子坐在游泳池边的睡椅上看到那个男人走过来。 眼光相遇时,女人的表情像面具,男人疵牙咧嘴的笑。 男人打开机械房走进有马达的地方,很快就找到故障的原因:电线不知道被什麽人拉断。雄治皱起眉头,暗想是谁做这种事。 就在这时候,机械房里突然暗了,表示有人站在门口,年轻人回头看,原来是安纪子。 她穿在身上的洋装依旧很薄。 年轻人用手指着拉断的电线说: 『是你干的吧?』 安纪子的脸上毫无表情。 『为什麽要做这种事?』 安纪子微微章开红唇,伸出粉红色的舌尖舔一下嘴唇。这种样子非常性感,刺激了年轻男人的情慾。 『因为这样就能见到你了。』 刹那间男人的眼睛瞪大,然後变成淫邪的笑容。 『原来如此。好像你忘不了上一次在树林里的事了。』 在安纪子的脸上突然出现红润,想起一星期前在树林里受到淩辱的情景。 她被绑在树干上受到奸淫,而为使男人再度振作精神,事後还把沾上淫液的肉棒含在嘴里。 这时洋装也被脱去,赤裸的安纪子在铺满树叶的地上采取狗爬姿势,安纪子被他拍打,因为恐惧感和恶心不由得流下眼泪。 前後两次被男人的火热精液射入安纪子的肉体里,在狗爬的姿势中达到喜悦的高潮。 美丽的有夫之妇站在机械房的门口,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火热的东西在沸腾。 雄治在女人的背後看到她丈夫在游泳池里游泳,眼睛里露出无情的光泽。 『把前面分开。』 有夫之妇把洋装前排的钮扣分开,露出米黄色的乳罩和三角裤。 『到这里来蹲下。』 机械房的位置比游泳池低。走进里面後,只能看到安纪子後背的上半部。窄小的空间里充满男人的汗臭味和成熟女人的香水芳香。 『拉下三角裤。』 在背後听着丈夫游泳的水声,原来美丽而贤淑的妻子,蹲在年轻凶暴的男人面前,从脚下脱去三角裤。还有体温的三角裤进入男人牛仔裤的口袋里。 『分开大一些。』 年轻男人的声音也有一点沙哑。 『好像已经湿了。你简直就是叫春的母狗。』 雄治从工具箱里拿出较大的起子,有高压电绝缘用的塑胶柄。 『吞下这个吧!』 『啊…』 主动分开洋装前面的女人,不由己地?起屁股。直径约有四公分的塑胶柄刺入花蕊里。 『哦…噢…』 刚开始的抗拒消失,塑胶柄好像被吸进去一样地滑入,年轻的男人露出微笑转动露出外面的起子。 『唔…』 安纪子忍不住发出哼声。 『露出乳房,揉搓。』 男人的手在起子上活动,发出啾啾的声音在花蕊中进出。 『丈夫会看到的…』 『他不会发觉的。』 『你真残忍…』 安纪子自己把乳罩拉下,在男人面前揉搓丰满的乳房。女人的味道更强烈了。 『你…来吧!』 受到塑胶柄的淩辱,安纪子发出恼人的声音。 『在这里是不可能的。』 『到哪里去都可以!』 丰满的大腿因为难以忍受的快感而抽搐。 『好。就在今天晚上,你先生睡得够熟吗?』 『他吃安眠药,一般的声音是不会弄醒他的。』 『那麽,十二点钟我到这里来,这样吧,把靠近走廊的窗户锁打开。』 『为什麽要等到午夜…到下午我丈夫会午睡的…』 『我可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有空闲的人。』 男人的手转动时,安纪子好像达到轻微的高潮,大腿抽搐,紧紧闭上眼睛。 『啊…』 背後的水声消失,好像是隆之离开游泳池。 雄治从还在颤抖肩头的安纪子背後看到这里的男主人走过来。 『你丈夫来了,把前面盖起来。』 隆之好像没有产生任何疑心,来到机械房後,从妻子的背後向里看。工人默默地在那里工作。 『知道哪里坏了吗?』 『是这里的电线有问题。』 『是吗?请你修理好。安纪子,天色暗了,我们进去吧。』 『是…』 安纪子站起来,起子掉在脚下,但已转身的隆之没有发觉。 临走时安纪子小声说: 『今晚。』 ──────────────────────────────────────────────────────────────────────────────── 5. (可恶,到了夜里,这个别墅还真可怕。) 树梢达到房顶上的大树,好像要扑过来的怪物。 (我对干过的女人号称绝对不干第二次,可是现在像情夫似地偷偷地来这里,简直是丢人。) 可是脑海里出现雪白的成熟肉体,又引起年轻男人的慾望。 有强奸妇女前科,吃过牢饭的雄治,轻轻拉开走廊边的窗户,果然没有上锁。 卧室的灯是熄灭的。听到动静後安纪子站在门边。男人把她推开走进卧房,安纪子露出恐惧的表情。 『不能在这里,我丈夫在睡觉。』 『不是吃安眠药了吗?不会醒过来的。』 『这…啊…』 身上的性感睡衣被粗鲁地脱去,下面是等男人时穿上的黑色丝袜和吊袜带。 『太太,简直像成人电影一样。』 男人在安纪子的屁股上拍一下,享受弹性带来的快感,把美丽的成熟女人向床上推去。 『不要在这里…』 『照我的话做,不然你丈夫会醒了。』 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只穿黑色丝袜的女人,骑在隆之的脸上采取狗爬姿势,年轻的男人从背後发动攻击。 在吃下安眠药熟睡的丈夫脸上,巨大而丑陋的肉棒在女人的下体进去又出来,加快这样的动作。 柔软的弹簧床随着起伏,狗爬姿势的教授夫人仰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咙,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在睡觉的丈夫的脸上奸淫她老婆的刺激,年轻的男人也异常的兴奋。 『唔…』 强烈的攻击,使安纪子不得不主动地把三角裤塞进自己的嘴里,只有这样克制忍不住发出来的喜悦声。 大量喷射之後,在二个身体仍旧连接的下面,隆之翻身,女人产生激烈的恐惧感,全身颤抖,使得年轻男人又产生虐待慾,已经人的速度恢复精力。 这一次是用更长的时间才达到第二次喷射,几乎同时安纪子也嚐受到无比美感的爆炸。 事後,把大腿上流出精液的安纪子带到走廊对面的浴室,关上门时,里面的声音就传不到卧房了。 『真刺激!我是第二次在睡觉的丈夫旁边这样干,真是妙极了。』 『你太残忍了,像魔鬼一样…』 『你还不是高兴地呜叫,而且是你叫我来的。不是在游泳池边那样做给我看,我也不会这样。』 在浴室的瓷砖地上,身上只有黑色丝袜的赤裸教授夫人,又被迫采取狗爬姿势。 『把屁股?起来。』 安纪子?起丰满的二个半圆形的美丽屁股。 男人在充满性感的肉球上拍打。 清脆的声音,手掌上有美妙的触感。 『你是变态…是虐待狂…』 安纪子的妖艳哼声在浴室里发出回响。 ──────────────────────────────────────────────────────────────────────────────── 6. 夏天慢慢过去。 神代隆之教授继续过着静养的生活。每天在游泳池里游泳,使下半身的麻痹逐渐减轻。但始终没有性慾的徵兆。 表面上安纪子对丈夫的体贴是始终没有变,可是只要仔细观察,比以前更光滑的肌肤,走路时扭摆的下体,都应该发现可能接受了其他男人的精液。 可是隆之始终没有发觉。家里的电器设备常常发生故障,每次都有电器行的破货车经过山路来修理,但对次数也没有特别在意。一直到那一天… 夏季快要结束,早晨开始有雾的一天,已经不再需要手杖帮助的隆之来到地下室。 记得以前安纪子说过地下室下还有地下室,他想去看一看。 在灰尘堆积的地下室最里面,有铺在地上的铁板,用力?起时,看到有垂直的铁梯,冒出潮湿发霉的空气,手里的手电筒照出下面的地下室。 里面大概约四坪大小,四周都是石墙,屋顶上有小管,可能是通风用的。 (不知道做什麽用?) 看起来在建造别墅的同时就存在,那样就不应该是防空洞了。 这时候隆之想起『夜哭馆』的传说,是佣人逸子说的。 建造这栋别墅的英国贸易商,娶日本女人做妾。这个女人有一天突然消失。 警察来调查时,英国商人只说: 『那个女人和仆人私通,一起逃走了。』 就这样始终找不到那个女人的下落。 可是有一天晚上,有一个人经过这里时,听到女人的哭声,吓破胆跑回去。之後也发生过几次同样的事情。 『那个女人被丈夫杀死後埋在地下,冤魂到晚上就哭泣。』 仆人们这样猜测,以後就有了『夜哭馆』的名了。 (如果有人被关在地下室里哭叫呢?) 很可能从通风管传到外面被人听见。 (英国商人知道妾和仆人私通,就把她关在这里。) 隆之把沈重的铁板放下,上面还有很结实的锁。 (大概是地下牢吧!?) 就在这时,听到打开从一楼进入地下室的门声,隆之回头看。 (会是谁呢?) 放葡萄酒的架子挡住视线,从他的位置看不到楼梯,可能是逸子把不必要的东西拿到地下室来。 隆之伸出头看过去,看到意外的景象。来的人是她的妻子和那个电器修理工。 ──────────────────────────────────────────────────────────────────────────────── 7. 在采光不足的地下室里,安纪子变成裸体。脱去有很多艳丽荷叶边的三角裤,就像过去几次一样,走到旧皮沙发处,上身靠在椅背上,雪白的後背对着年轻的虐待狂坐下。 『?起屁股,把腿分开。』 在采取打屁股的淫猥姿势前,多少有一点犹豫。然後用力分开双腿时,在大腿根的边缘看到红色。 『来月经了吗?』 『对不起!今天用我的嘴…』 『用哪里是我决定的。』 说完就用尽全力在丰满的屁股上拍打。美丽的脸皱起眉头,乳房在椅背上压扁,同时扭动屁股。 在女人的背後拉开牛仔裤的前面,从里面掏出巨大的肉棒。 男人在手掌上吐一口唾液,把屁股的肉丘拉开,露出菊花蕾。 『啊…那里是…』 当唾液抹到可爱的洞口上,赤裸的安纪子全身僵硬,回过头来看年轻男人。 在牢里整形的肉棒,顶在菊花蕾上。 『啊…不可能的…』 『不要用力,不然你会更痛。』 『啊…』 抓住椅背的手用力,使指甲陷入沙发里。 『唔…』 雪白的身上冒出冷汗,咬紧的嘴唇变成苍白,後背弯成拱形。 『很好…』 经过很长的时间,男人的手指伸到前面,在浓密的阴毛下找到肉芽爱抚。 『啊…』 『唔…』 男女一起发出吼声,在身体深处受到灼热白色岩浆喷射的安纪子,这时候靠在椅背上失去意识。 神代隆之看到妻子和工人的变态性交,觉得全身麻痹。心里充满愤怒、惊讶以及嫉妒,但这时候发觉一件事,教授的心里感到惊愕。 原来在男人的器官处充满力量。 自从发生车祸以来已经半年,他的男性性器从来没有勃起,可是现在竟然火热地脉动。 『这是怎麽回事?』 『是强烈的精神冲击,使停止的中枢神经恢复机能了吗?』 年长的丈夫又看到男人把肉棒拔出後,强迫妻子含在嘴里的样子,产生非常激烈的性慾。 就在这时候听到那个年轻工人说: 『和那种丈夫分开算了,和没有用的男人在一起没有意思,让我来替你解决。在游泳池里触电可以当成心脏麻痹处理,那样以後就…』 年轻工人在安纪子的屁股上拍一掌,发出冷酷的笑声。 『我会爱你到这个屁股沾满血为止。』 ──────────────────────────────────────────────────────────────────────────────── 8. (先生和太太都去哪里了呢?) 清理二楼的夫妻卧房时,女佣逸子感到疑惑,从午饭後就看不到二个人。 (大概很难得的一起出去散步了。) 这样是最好不过了,刚从当地高中毕业的健康女还在心里这样想。 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本杂志,是在北欧出版的『私秘』杂志,是安纪子为帮丈夫恢复性机能,特别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色情杂志。 逸子坐在软棉棉的双人床上,杂志摊开在腿上。 (任何时候看到,都叫人兴奋。) 自从打扫卧房时在床头柜里发现这本杂志以後,趁打扫时偷看有很多色情照片的杂志,成为单调生活里唯一的乐趣。 赤裸的男女用各种姿态性交。有的用嘴把男人粗大的东西吞入嘴里。年轻的女孩同时接受二个男人,中年女人的肛门性交… 对没有经验的逸子而言,都使她感到惊奇,同时也会使健康的肉体产生强烈情慾。 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是二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构图,因为其中一位年轻女孩很像她。丰满的身体,黑色的吊袜带和丝袜,看起来非常性感。 (如果我也穿上这样的内衣…) 好奇心特强的女孩,当然也知道这样的内衣和黑色高跟鞋收藏在哪里。 (对了,反正没有人,现在穿一穿试试看。) 逸子在很大的镜子前面脱去身上的衣服,拿来有荷叶边的吊袜带,束在腰上几乎陷入肉里,那种感觉使年轻女孩陶醉。 穿上黑色的丝袜用吊袜带固定,再穿上黑色高跟鞋。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直忍不住脸红,但也有轻飘飘的感觉。 多少胖一些,但和安纪子一样有雪白的皮肤。丰满的屁股是她对自己最有信心的地方。 这样穿上黑色丝袜和吊袜带时,连自己都觉得有艳丽的美感。刹那间逸子几乎产生自己就是在那色情杂志里尽情欢乐的北欧女孩的错觉。 (啊…我已经…) 好像身体感到火热,把身体紧紧贴在镜子上,凉凉的玻璃使她感到非常舒服,把嘴靠在镜子上吻里面的美女。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打开,这一家的主人神代隆之走进来。 (啊…) 意外的情况使年轻的女孩不知道该怎麽办,尤其平时很温和的男主人,脸上完全露出慾望的样子还有显然能看出隆起的裤子使她感到恐惧。 (原来他不是性无能。) 逸子一直拼命地用双手掩饰下腹部。男人过来抓住她的手臂。 『请原谅我…以为不在家…』 『在别人的卧房里这样乱动东西,和小偷是一样的。』 隆之的声音有一点沙哑。 『这样的坏女人需要惩罚。』 在卧室里出现逸子的屁股挨打的声音和她的哭声。 亲眼看到妻子的淫乱和年轻女孩艳丽的姿态,使这位别墅主人异常亢奋。 『过来把这个东西含在嘴里!』 用力抓住哭求的年轻女孩的头发,让她跪下後,隆之从裤子里掏出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 ──────────────────────────────────────────────────────────────────────────────── 9. 做梦也没有想到被丈夫看到,安纪子再次和那年轻工人在地下室幽会是不到一星期後的事。 虽然月经已经结束,但为满足在牢狱里养成的变态慾望,这一次富冈雄治还是要求菊花蕾。 『啊…这样连走路都困难了。』 安纪子拉起三角裤,在擦拭後仍旧不断溢出射在身体里的男人精液。 『不过你刚才叫好的样子,好像也有一点夸大。』 雄治在安纪子的屁股上捏一把,听到她发出尖叫声就觉得很兴奋。 『你已经不能没有我了。快一点处理掉你的丈夫吧!』 他充份相信已经使这个美丽的女人完全屈服。杀死她丈夫,得到这个女人和财产…觉得已经不是梦想。安纪子对这样的男人感到恐惧,觉得自己找来的是一个怪物。 『要在游泳池触电,就要趁现在。』 这里的夏季很短。不能掌握机会,这对夫妻就会回东京了,残忍的年轻人感到 急躁。 就在安纪子穿好衣服时,楼梯上的门突然打开,雄治惊慌地躲在沙发的後面。 『原来安纪子在这里。』 丈夫隆之出现在楼梯口上。 『我是来看看有没有可用的家具,不过没有找到。』 『是吗?我是决定把厨房的旧电冰箱放在这里,这样厨房就大多了。我已经请人来帮忙,就?到那个沙发的位置吧!』 (遭了!) 雄治脸色苍白,他慢慢靠着墙边向里面移动,可是没有能躲过几个人眼光的地方。 (如果是她丈夫一个人,就在这里干掉了。) 就在这时候在脚底下看到一个铁盖。 为?下旧冰箱,隆之和几个帮忙的人正在楼梯口设法转动电冰箱。 安纪子用手势要他躲进去一点,雄治用力?起铁盖,钻入潮湿黑暗的地洞里。 旧冰箱相当重,四个人勉强能从楼梯?下来。 『没有听说你要移动这个东西…』 『我是突然想到的,这样厨房就宽大多了。』 隆之露出好像很愉快的表情。 『放在哪里好呢?』 就在这时候听到铁板下有声音。安纪子立刻紧张起来。 『是那里有老鼠吗?』 隆之向有铁板的地方走过去,安纪子急忙阻止。 『不要动那里了,我害怕。』 『说的也是,也许有妖怪藏在里面。大家都说这里是「夜哭馆」,说不定有什麽东西在里面?』 隆之凝视妻子的表情。 『把旧冰箱放在这个铁板上面吧,这样就可以避免有怪东西进出﹖』 刹那间安纪子的脸色转为苍白。 四个大男人才能?起的旧冰箱放在铁板上,通往地道的路是完全被挡住了。 『这样就好了,快到上面去,泡茶给这些朋友们喝吧。』 伫立在那里的安纪子听到丈夫的话才清醒过来。隆之在安纪子的表情中看到一种变化,然後就恢复常有的笑容。 『是啊。快走吧,这里有一点寒冷。』 ──────────────────────────────────────────────────────────────────────────────── 10. 天气从这一天开始变坏,浓雾包围山区,气温迅速下降。 『夏天已经过去了!』 神代隆之在卧房的炉火点燃火,木材发出轻微的爆炸声燃烧起来。 就在这时候房子好像发出哭声。 在化妆台前涂口红的安纪子,突然紧张起来。 不知是从墙壁还是房梁,好像传来沈闷的呻吟声和啜泣声 如果不仔细听是听不到的,可是一旦听到以後,就离不开耳边了。 不久後声音消失,只剩下雨滴打在玻璃窗的声音,和火炉里木材燃烧的声音,但不久後又听到那个奇怪的声音。 坐在摇椅上凝视火焰的神代隆之像自言自语地说: 『这是共鸣现象。地下室的通风管可能和建筑物的某处连接,因此产生共鸣现象。』 (听他的口气,好像知道那个男人的事了…) 『在地下室下面的地洞可能是地下牢。建造这个别墅的英国人把妾关在里面。女人哭叫时,就好像整个房子在哭,不知道是偶然的还是当初就这样设计的。这就是「夜哭馆」的秘密。』 又听到哭声。这一次好像是男人的惨叫声。 好像要赶走那样的声音,教授夫人脱去黑色睡衣。整个夏天吸收富冈雄治精液的肉体,显得比以前更性感。 看到换上黑色丝袜和高跟鞋的妻子,隆之说: 『记得以前你说过可以用皮鞭打,今晚就这样吧!』 准备好的绳子挂在屋顶的梁上,安纪子的双手被綑绑,身体吊起到高跟鞋的鞋跟勉强着地的程度。这时候丈夫拿来很细的皮鞭。 一直保持沈默的安纪子,皮鞭打到丰满的屁股上才开始发出惨叫声。 皮鞭比那个虐待狂的年轻男人用手掌打更疼痛,身上也留下红色的鞭痕。 突然清醒过来的安纪子,看到在面前的床上展开的情形,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了。 在那里像狗一样爬的是逸子,而在她身上和安纪子一样只有黑色的丝袜。 这时候丈夫隆之从逸子的背後袭击,经过对妻子的鞭打,和在她面前奸淫佣人的刺激,使他的性器显出特别的亢奋。 (他的机能已经恢复了。) 在安纪子的身体被吊起的前面,年轻女孩把处女献给初老的教授,破瓜的鲜血沿着雪白的大腿流下去。 在丈夫和年轻女孩的性爱戏结束後,丈夫才把安纪子放下来。这时候她的大腿根上,因为刚才的刺激,已经湿淋淋地沾上蜜汁。 安纪子的手重新被绑在身後,跪在地毯上时,逸子来到她面前。 『太太,对不起…』 在这十九岁的年轻女孩脸上,还不知道性的深渊而露出纯真的表情。 隆之命令安纪子要清理逸子的下腹部。看到男女的淫液和处女的血,安纪子稍许犹豫,皮鞭在她的屁股上爆炸。 『啊…』 分开双腿稍许蹲下的逸子,当女主人的舌头在下体蠕动时,就发出哼声,好像忍不住似地抓住女主人的头发用力拉进来。 看到二个女人的变态行为,隆之的男性象徵又开始勃起。 乳液浇在安纪子的背上,流到红肿的屁股上。 『你是喜欢这里吧?』 菊花蕾的形状改变,从安纪子压在逸子下腹部的嘴里发出哼声。 『你要继续弄!』 隆之一面深深插入一面大吼。 二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兴奋哼声压倒另一个低沈的哭声。不过他们的行为结束後,那个哭声还继续环绕别墅。 全身是汗的躺在年轻女孩两侧的丈夫和妻子,又听到断断续续的共鸣声。 (不知道那个哭声何时停止?) 三天後,听不到那个哭声了。